匈牙利最终没能从死亡之组突围,无缘淘汰赛。但是逼平法国与德国的顽强表现,足以称得上是虽败犹荣。此外,你应该也已注意到,在本届欧洲杯的11座体育场中,只有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普斯卡什竞技场几乎实现了「100%的上座率」,坐满了观众。

不难发现,允许100%上座率的普斯卡什竞技场遥遥领先。纵观所有体育场,只有圣彼得堡体育场和巴库奥林匹克体育场,在客容量上接近普斯卡什竞技场。

而对比伦敦原本能容纳近9万人的温布利球场,在英格兰1-0战胜克罗地亚的比赛中,只有18497名球迷入场——要知道,匈牙利与葡萄牙的现场观众数量,是温布利的三倍以上。

普斯卡什竞技场建立于2019年,造价5亿欧元,以50年代匈牙利足球名宿费伦茨·普斯卡什命名。在本届欧洲杯举行三场小组赛和一场16强淘汰赛,目前每一场比赛基本都坐满了观众。

欧洲杯体育场最高的客容量,自然会带来新冠病毒传染的潜在威胁。不过,对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来说,确保匈牙利的欧洲杯比赛能照常举行是重中之重。

在欧洲杯开始前,欧尔班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宣称:要让尽可能多的支持者能在普斯卡什竞技场看一场欧洲杯比赛。而他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这位匈牙利总理说道:「所有接种过疫苗的人都会有一张疫苗卡,这就是他们去现场看球的通行证。」于是根据当地政策,匈牙利公民在入场时必须提供疫苗接种凭证。

同时,接种了疫苗的外籍球迷也可以免隔离去现场观赛,只要他们提供与匈牙利签署防疫协议的国家发布的相关凭证。未接种疫苗的外籍球迷也可以免隔离入场,前提是他们必须在入境时提供一份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英语或匈牙利语)。

同时,据匈牙利足协透露,为保持社交距离并避免大规模聚众,球场将实行错峰入场制度。每一张门票都标记着具体的入场时间段,持票者必须在该时段内完成入场手续。观众在落座前必须佩戴口罩,球场周边也会配置大量的消毒洗手液。

此外,普斯卡什竞技场距离布达佩斯市中心东部不远,因此球场附近停车位紧缺,大量球迷通勤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根据当地规定,在电车和巴士上所有人必须佩戴口罩,不过下车后就可摘取。

布达佩斯的英雄广场还有能容下1万1千人的「球迷区」,供人观赛并感受欧洲杯氛围,并且因为是在室外,观众可以不佩戴口罩。

据相关人士报道:「很多匈牙利人认为疫情已经结束了,他们可以去观看比赛。他们的心态很简单:跟着规定走,官方说能去就去,不能去就算了。」显然,匈牙利人民十分信服他们的总理,并认可他的政策。那么欧尔班·维克托为什么冒着疫情加剧的风险,也要一手缔造欧洲杯观赛人数最多的球场呢?

58岁的欧尔班·维克托,如今已4次连任匈牙利总理,目标直指在明年大选上第5次连任。他深谙,足球不仅能拉到许多选票,还能强化匈牙利在欧洲的形象。因此在近十年里,这位匈牙利青民党领袖一直不遗余力地,投资于这项政治影响力极大的运动。

上个赛季,四场欧冠的淘汰赛由于原计划主办城市的防疫规定不得不易地而战,欧尔班马上抓住机会,向欧足联毛遂自荐。最终,普斯卡什竞技场得以举办了两场比赛:利物浦对阵莱比锡红牛、曼城对阵门兴格拉德巴赫。

同时,去年9月,普斯卡什竞技场还举办了拜仁和塞维利亚的欧超联赛对决,并率先允许球迷入场观看引发了一些争议。

一名内部线人解释道:「匈牙利政府非常热爱足球,他们也明白本届欧洲杯对国家队和匈牙利具有重大意义。这次举办欧洲杯的机会十分难得,匈牙利必须向欧洲展现自己「最强盛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疫情并没有完全缓解,普斯卡什竞技场却依然允许100%的上座率。」

据另一线欧洲杯能顺利进行,匈牙利会实行更为严格的防疫政策:「毕竟,总理热爱足球。于是在他的影响下,政府发布了新的防疫政策,放宽了管制,就是为了让人们能去现场观赛。」

匈牙利足协则宣称,是因为国内的疫苗接种非常成功,所以欧洲杯比赛能照常进行,并强调他们希望给尽可能多的匈牙利球迷,提供毕生难忘的欧洲杯体验。

同时,实行民族主义等右翼理念的欧尔班,也会借足球话题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场。此前在一场对阵匈牙利的友谊赛中,爱尔兰球员通过单膝跪地抗议种族不平等现象,招来匈牙利观众的全场嘘声。

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欧尔班也明令表示,不支持这种抗议行为:「从我们的文化角度来看,这就是挑衅行为,球迷们的反应也是正常的,虽然他们可能粗鲁了一点,但这也情有可原。」

如今,匈牙利最终没能从死亡之组突围,无缘淘汰赛。但是逼平法国与德国的顽强表现,足以称得上是虽败犹荣。而普斯卡什竞技场的使命,还没有结束——北京时间28日上午3点,十六强淘汰赛,荷兰与捷克将在布达佩斯短兵相接。相信观众席依然会坐得满满,非常热闹。

氪体翻译团,是由ECO氪体出品的优质外文编译栏目。如果你有兴趣以兼职身份加入我们的编译团队,请投递作品与简历至 ,我们等着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