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庄狂赌欧锦赛,深圳商报在6月21日发表的《揭秘深圳地下赌球》对此予以披露。当天,很多读者把心中的疑虑抛给记者:黑庄有什么样的“魔力”能让人欲罢不能?仅仅是抱着玩玩心理赌球,为什么一旦参与就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一天输赢几千上万甚至数万,也不至于很快就变得倾家荡产吧?6月21日晚至22日晨、22日晚至23日晨,记者再次走进黑庄“探营”,对其中黑幕予以曝光。

《揭秘深圳地下赌球》中提到,在一连几天当中,记者一直“贴身”采访某个庄家。21日夜,当记者再次见到他的时候,看见他正在接听电话,听得出来,是接单的。“朋友”递上一支烟:“今晚法国对瑞士,法国肯定能赢;英国队能大胜克罗地亚吗?我还是觉得英国不保险。我想要买法国和克罗地亚。盘口多少?”

庄家扭头看到记者,有一点儿的“不高兴”:“是你写的吧?”记者不置可否,“朋友”忙转移话题打圆场:“你说,这次下多少比较好?你来多少?这几天算下来,我还输了2万多呢。”记者是他带来的,庄家打心眼里不敢得罪他,因为他一直是个“A级客户”,另一种说法就是衣食父母。

电视频道锁定在中央电视台体育台:英国与克罗地亚的比赛等一会就要开始了。赌球赢了、输了,钱是要交的,深圳各个庄家之间交钱的日子是不定的:有的是周一周四两天,有的是周二周五两天,也有周二周四的。这主要看大家事前的“约定”。《揭秘深圳地下赌球》是星期一见报的。看来,这个庄是周一周四交钱、收钱。

“《深圳商报》说,小庄家把钱交给大庄家。不对,不叫大庄,叫后庄。仔细看,还是能发现你们记者是这方面的外行。”庄家还是有些得意,“客户通过小庄家赌球,小庄家背靠的是后庄,当然肯定比小庄大。后庄的‘后’,就是后台的那个‘后’。没有后庄,一般人也是不敢乱接单的。如果有一天你接了单,没有后庄在后边给你撑着接你的单,就等于是你和客户赌了。赢了还行,输了呢?你要是赔不起怎么办?”

庄家一脸的不屑:“那你今后不但不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还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被人发现了,会把你吃了。不过,虽然大家不齿,但是还是有人这样干,也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就知道,有一次看着情况不对,有个庄家把车子停在高速公路的入口处等着———如果庄家输多了、赔不起了,就跑。后来比赛结果出来了,庄家赢。嘿嘿,他把车子掉头,回来收钱。”

按照他的说法,三五十万以下的是小庄,三五百万的是中庄,数千万甚至过亿的是大庄。哪个级别的庄家都有自己的后庄。当然,如果当了后庄,不管发生任何情况,都必须按照事先约定“无条件”接受下面庄家打上来的单。深圳赌球黑庄的“总后庄”是澳门庄和印尼庄。当然,澳门庄和印尼庄也有自己的后庄,比如美国拉斯维加斯等。不过,深圳的赌球黑庄一般不会直接“走”到拉斯维加斯。

这两年,印尼庄比较吃香。原因是,地下赌球冲击了澳门的博彩业,澳彩故意实行“冷处理”。除了深圳之外,华南很多城市都有大量的地下盘口,而且有了“成规模经营”的样子,胃口还相当大,可以接上百万元甚至数百万的投注———而澳彩一般每次上限50万港元。赌资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地下庄家,自己的收入大大减少,这让澳门博彩业非常恼火。为了抢回客源,澳彩于是开始想办法“灭庄”。比如某一天没有任何征兆地故意停盘,坚决不接地下庄家为分担资金压力而进行的投注。这让国内手握数千万投注资金的大庄只能干瞪眼———自己对冲不了,吃不下又甩不掉,只能眼睁睁地输掉。而印尼庄因距离中国相对遥远,就不存在彼此抢夺地盘、笼络客源的问题。

22日凌晨2时45分,英国对克罗地亚的比赛已经开始了。“看球,看球!”庄家点了一支烟,吐了个烟圈,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屏幕。“朋友”和庄家的赌徒本性慢慢暴露无遗。英国队攻势如潮,克罗地亚队明显处于下风。第40分钟,英国队8号踢进一球。庄家问:“要不要追加投注?现在盘口在变,有利于克罗地亚。我来一点。”“朋友”说:“我也加5000元吧。还买克罗地亚。”

所谓走地,就是比赛正在进行当中、球在场地上滚动着“走”的时候,赌徒“追”着比赛投注。这种投注方式,也极容易把输了钱的赌徒带入更深的沼泽地———当时头脑发热,只想把原先投注的、已经输了的钱,在很短的时间内赢回来。当然更多是有去无回。第45分钟、第68分钟,英国队连进三球,买克罗地亚的赌徒已经感觉到了胜算无望。最后的比分是2比4,克罗地亚输球的同时,这边“朋友”和庄家也终于度过了整场比赛的“煎熬”:钱输了,但是不用再受心理的折磨了。算了算,庄家和“朋友”分别输了2.5万和2.8万。

23日凌晨2时多,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当天,意大利对保加利亚、丹麦对瑞典。在这两组比赛开始的时候,有个奇妙的情况:如果丹麦对瑞典的比赛打成2比2,这对“北欧双雄”就会“哥俩好”双双携手晋级,而把意大利给“做掉”。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23日2时30分庄家、“朋友”与记者的一段对话,也成了他们比赛过后抱怨记者的借口。“朋友”:“如果现在买丹麦对瑞典‘一定’踢成2:2,会有30倍的赔率,诱惑挺大的。要不我们都买点,1000元?”庄家说:“如果买5万,真应了这个结果,我一下子就成百万富翁了!”记者:“不会那么巧吧?众目睽睽呢。他们敢这样做?”也不知是记者的“随口一说”动摇了他们的“决心”,还是他们本来也就“这么一说”根本没有打算那么买,反正他们都没有这样投注。

两场比赛几乎同时结束:线的平局结果,意大利被淘汰了。“朋友”和庄家由于在意大利对保加利亚的比赛中“走地”追着买,结果又输了数千元。这时,庄家“突然”想起来比赛前的对话,于是把输钱的不快“转嫁”给记者:“我们本来也可以‘哥俩好’的,都是你乱说线万,现在就是百万富翁了。”

“朋友”还告诉记者:庄家给赌徒分信誉等级,共有ABC三级。A级,属于“信得过”客户,就是从来没有过欠钱不给的情况发生,庄家称之为“好客”。“好客”输了钱,也可以晚个十天半月的再给。B级,属于一般的。这类客户必须在输钱的第二天如数交给庄家。C级,则是本来就家底不厚,或者是富翁变成了穷光蛋,庄家不接受这个等级的客户的电话投注和赊账投注。C级赌徒必须先交钱再投注。“朋友”说:“A级客户的美誉,是拿钱‘堆’出来的。”

“反正,不能借钱赌!”他转移话题这样说,“在这儿圈子里,有个行话叫‘九出十三归’。如果借了他们的钱,不能及时还上,等于是走上不归路。”

“朋友”说,“九出十三归”的意思是这样的:庄家借钱给赌徒,比如借十万,拿钱的时候,庄家只给赌徒9万,就是“九出”。但是,赌徒要还钱的时候,必须还回来13万,对庄家来说就是“13万归来了”。借钱的期限一般是一周、两周。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什么样的“生意”能有那么大的“利润”?“朋友”说,这就是庄家利用赌徒想要翻本的心理,“鼓励”去赌;也只有赌徒才会借这种钱,也只有赌徒才会因此越陷越深。这种人在深圳被叫做“大耳窿”。借了“大耳窿”的钱,如果到期不能“十三归”,那么利息是成几何上翻的,老百姓称之为“驴打滚”。

庄家转过头去,对自己的马仔说:“上次有个人欠了5万元,跑了。你们是怎么把钱追回来的?给他说说。”

马仔是这样说的:我们分成两组,分别跟着他的老婆和女儿,她们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她们上班我们坐在她们对面,他们回家我们就在她家门口等着,她们坐出租车我们就钻进车子的后排。不吵不闹,就是跟着。“我老公、我老爸欠钱,关我什么事!”我们的回答是,“你家的财产还有一半是你老公的、老爸的!”我们的做法始终是:方式是和平的,紧跟是不停的,话语没有多余的。这是非常强的心理战,一般人承受不了。当然啦,到了一定时候,我们也会采取极端措施,比如把话说明了,再不给就如何如何,就是直接威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