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国际足联将在几天后正式公布一项重大的决定:足球的发源地是中国山东省淄博。对这则消息的真实性,我并不抱有任何的怀疑。不过,在欧洲杯、美洲杯、亚洲杯这些“杯子”中间谈论这事,总是有些难为情,虽然心里也可以有阿Q那样的满足感:我家祖宗比你家阔。

祖宗的事不提了,欧洲杯也不说了,还是说说美洲杯吧。美洲杯昨天早上摆到了早餐桌上。在我看来,如果说欧洲杯是丰盛的晚宴,而且是深更半夜才允许进到食堂吃的大餐,那么美洲杯就是在最适合中国人进餐的时间,出现在人们嘴边的一杯牛奶或者一碗稀饭、豆浆。一觉醒来,一个美洲杯,一天好生活。

说到足球,其实咱们这些老百姓并不关心到底哪里才是它的老家,倒是最想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是足球的老大。当然,候选人只有两个:南美洲和欧洲。在这个指标上,亚洲与南极洲一样,都可以忽略不计。但这又是很难分出高低的一件事,欧洲足球与南美洲足球就像西毒与南帝一样,相依相存,相生相克,似乎天生就不能以胜负、输赢、得失而论。在欧罗巴与南美洲的版图上,足球都是最美的生物,或者说是最美的生命。诗人纪伯伦说:“美将我们俘虏,更美将我们释放。”在这个夏天,我们注定将被欧洲足球俘虏,又被美洲足球释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