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欧洲杯可能是历史上最特殊的一届欧洲杯。不仅仅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延迟一年,还有一个原因,这一届欧洲杯在12个国家13座城市举办,首次没有东道主直接晋级的大团圆欧洲杯。

  巴库奥林匹克体育场承办了三场A组的小组赛(瑞士1-1威尔士、土耳其0-2威尔士、土耳其1-3瑞士)以及1/4决赛丹麦2-1淘汰捷克的比赛。

  在承办2020年欧洲杯之前,巴库承办过2018-2019赛季欧联杯决赛。当时切尔西4-1战胜了阿森纳,夺得了这项赛事的冠军奖杯。

  巴库是一座“亚洲城市”,其所在的国家阿塞拜疆也是一个地跨欧亚两大洲的国家。亚欧两大洲的地理意义上的分界点——大高加索山脉横贯阿塞拜疆的北部。

  阿塞拜疆位于亚欧交界处大高加索山脉的东南部,东临里海,南部与伊朗接壤,北邻俄罗斯,西部与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相邻。东隔里海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隔“海”相望。

  阿塞拜疆面积8.66万平方公里(包括与亚美尼亚争议区的纳卡),人口1012.34 万(2020年12月份数据)。阿塞拜疆8.6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中,除去东北方向和俄罗斯接壤的一小部分位于欧洲之外,大部分地区地处亚洲,是一个自然地理意义上的亚洲国家。

  历史上,阿塞拜疆确实是一个亚洲国家”,因为这个国家曾经受亚洲文明的代表——波斯文明的影响,阿塞拜疆的主要民族阿塞拜疆族主要分布在两个国家——阿塞拜疆和伊朗。

  阿塞拜疆族是伊朗第二大民族,伊朗境内的阿塞拜疆族数量约有1500多万,占伊朗全国总人口的15%,比阿塞拜疆全国人口都要多。1999年获得亚洲足球先生的伊朗球星阿里代伊就是阿塞拜疆族。

  伊朗高原北部靠近高加索山的部分地区,因自然原因外泄的天然气遇火燃烧,形成了类似于火焰山一般的火焰。因此,该地名被命名为阿塞拜疆地区。

  阿塞拜疆的国名,不仅仅跟它的自然环境有关,也跟该国的古老宗教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起源于古代波斯地区,在公元前1世纪的时候传入了阿塞拜疆。拜火教把火视为人和神之间的纽带。在拜火教看来,火焰可以净化一切,维持着自然。虽然今天阿塞拜疆的大部分民众信仰教什叶派,但是,拜火教依然在该国国民生活中有着重要的影响。

  阿塞拜疆民族的形成却在11世纪时期。当时,突厥人的一支在高加索山南部里海平原沿岸定居,这支西迁的突厥部落皈依教,在文化上接受了波斯文化,形成了新的民族—阿塞拜疆人。

  18世纪时期,波斯萨法维王朝走向了衰落。1760年,国内政变终结了萨法维帝国的统治。但随后的统治者却始终无法止住帝国颓势。

  随着帝国衰落,波斯的领土也面临被俄国和英国蚕食的危险。尤其俄国自诞生起就面临着深居内陆,海岸线纬度高,常年结冰的掣肘。向南索要出海口成了历代沙皇的梦想。

  俄国通过发动俄波(波斯)战争,蚕食了波斯北部的领土。波斯与沙俄签订《古利斯坦条约》(1813)和《土克曼恰伊条约》(1825),被迫将阿塞拜疆地区的北部地区割让给沙俄,南部大部分地区依然留在波斯境内。北部的阿塞拜疆人就变成了“俄国居民”。

  后来,俄国发生了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阿塞拜疆加入了苏联,成为了其中的成员国。1936年,波斯改名伊朗。这就有了两个阿塞拜疆族——伊朗和苏联境内的阿塞拜疆族。

  苏联时期,北方的阿塞拜疆加盟共和国地处欧亚交界处,长期受到北方的俄罗斯和苏联文化的影响,苏联境内的阿塞拜疆族虽然保留了阿塞拜疆语,但他们的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俄罗斯文化。俄语的痕迹在阿塞拜疆共和国境内随处可见。

  俄罗斯和苏联都是诞生于欧洲,因此,欧洲文化在阿塞拜疆人(阿塞拜疆共和国的阿塞拜疆人,非伊朗阿塞拜疆族)已经扎根。这就不难解释阿塞拜疆在脱离苏联独立后,把融入欧洲当做自己的目标原因。

  即便阿塞拜疆的国土地跨欧亚两个大洲,即便大部分领土在亚洲,很多阿塞拜疆人都把自己视为欧洲国家而非亚洲国家。

  足球是民族文化的缩影。独立之后的阿塞拜疆受俄罗斯、苏联文化的影响,早把融入欧洲当做自己的目标。

  阿塞拜疆足协成立后,也选择了加入欧足联(1994年)而非亚足联,成为了欧足联旗下的一员。阿塞拜疆的俱乐部,也参加欧洲的俱乐部赛事——欧冠、欧联杯而非亚洲的亚冠。

  国家队层面上,阿塞拜疆参加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到今年卡塔尔世界杯的所有预选赛,却没有一次从小组赛晋级,甚至一张附加赛门票都是奢望。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阿塞拜疆和塞尔维亚、葡萄牙、卢森堡、爱尔兰同组。本组内还有一个外卡球队——本届世界杯的东道主卡塔尔队。本组,阿塞拜疆不仅仅在面对葡萄牙、塞尔维亚的比赛被双杀。

  即便是面对外卡加入的卡塔尔,阿塞拜疆仅仅取得了1平1负(2021年3月,1-2卡塔尔;11月,2-2卡塔尔)。8轮比赛1平(对阵卡塔尔战绩不计入)7负排名垫底。

  因此,阿塞拜疆的国际足联排名非常靠后。最近一期的国际足联排名,阿塞拜疆国家队排名第128位,同时期中国队的国际足联排名是第78位。阿塞拜疆国家队的国际足联排名落后于中国队50个身位。

  即便是相比于外高加索三国,阿塞拜疆的排名也远远落后于格鲁吉亚(82)和死敌亚美尼亚(92)。

  阿塞拜疆虽然在欧足联的排名不高,但2020年欧洲杯(因为疫情延迟到2021年举办)却让阿塞拜疆首都巴库成为了第一座举办欧洲杯的亚洲城市。

  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位于里海西岸阿普歇伦半岛南部。其面积约2192平方公里,人口为226万(截至2019年1月)。其位于大高加索山脉的南侧,因此,巴库是一个自然地理上的亚洲城市。

  巴库奥林匹克体育场是一座屋顶可伸缩的新建足球场,2015年落成。该球场可容纳6.87万名观众。

  巴库奥林匹克球场的设计采用了全新的充气式ETFE膜结构和全彩外观。在白天,半透明的ETFE气枕和屋顶的PTFE膜材,可以使场内空间也能有很好的光线条件。在夜晚,彩色灯光透过ETFE气枕立面,使人们远远的就看到这一漂亮的建筑物。

  2019年欧联杯决赛就在这里举办。最终,切尔西3-0战胜了阿森纳夺得了该项赛事的奖杯。但这场比赛最大的问题是赛前的争议。因为当时阿森纳队内的姆希塔良因为阿亚(亚美尼亚)政治问题,没有跟随阿森纳前往参赛。

  尽管因为和亚美尼亚的导致姆希塔良退赛。但没有影响巴库承办2020年欧洲杯。欧足联显然吸取了教训,如果亚美尼亚最终晋级2020年欧洲杯,他们将不会分在巴库所在的A组。

  本届欧洲杯,阿塞拜疆队没有晋级欧洲杯,巴库奥林匹克球场和罗马奥林匹克球场共同承办了A组(意大利、瑞士、威尔士和土耳其)比赛。本届欧洲杯A组所有球队中,唯独曼奇尼率领的意大利没有来过巴库比赛。

  最终,童线战胜了波西米亚铁骑捷克,创造了1992年以来的最佳战绩。巴库奥林匹克球场也圆满地完成了2020年欧洲杯的承办任务。至此,巴库成为了第一座举办过欧洲杯赛事的亚洲城市,巴库奥林匹克体育场成为了第一座举办过欧洲杯赛事的亚洲球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