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倒计时、冰雪五环破冰而出、充满创意的点火仪式……2月4日晚,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将一个又一个惊喜带到了世人面前。一同揭晓的惊喜还有开幕式音乐,无论是小男孩在国旗传递环节用小号吹响嘹亮深情的《我和我的祖国》,还是来自大山里的孩子们用希腊语完美演绎的奥运会会歌《奥林匹克圣歌》,抑或是悠扬清澈的童声合唱《雪花》等都让人眼前一亮。由19首乐曲串烧组成的运动员入场式背景音乐,更是在开幕式尚未结束时就已经火出圈。从贝多芬到莫扎特,从威尔第到柴可夫斯基,乐迷们纷纷在社交平台上寻找熟悉的作曲家和曲目,并分享歌单。一些音乐APP甚至还开启了听歌识曲功能,并迅速建立云歌单,供大家收听和转发。看到这些,作为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音乐总监的赵麟开心地笑了。

从2019年开始,赵麟全身心都扑在了北京冬奥开幕式的音乐创作中。2月5日,赵麟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作为开幕式的重要元素,音乐处处体现了中国文化和中国精神。对于用世界名曲作为运动员入场式背景音乐,赵麟认为,“这些古典音乐是全世界观众都非常熟悉的音乐,是全人类共同的音乐财富,以这些世界名曲作为运动员的入场音乐,充分展现了我们国家的文化包容和自信。”

在敲定运动员入场式背景音乐之前,赵麟先把历届奥运会的运动员入场式研究了一遍。“其他国家大多以时下的流行歌为主。”而在赵麟看来,奥运会的主角是运动员,背景音乐其实是配合他们入场的,“要照顾运动员的感受,让他们融入其中。于是我就自然想到用大家都熟悉的古典音乐。”

“奥运会是全人类的,我们想让全世界的观众在看运动员入场时,耳朵里听到的是自己熟悉的音乐。其实这些音乐都是融入我们的血液里的、人类共有的音乐财富。用它们作为入场式音乐正体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赵麟说。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赵麟请刘炬、夏小汤、黄屹、景焕等青年指挥家每人列一个曲目单,“作曲家和指挥家的思维不同,指挥家掌握的作品会更多。由于要保密,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在干什么,我只能让他们每人列出一个最热烈、最适合行进的曲目。”

从每人推荐的20首作品中,赵麟挑选出重复率最高的作品。“很多人都跟我说,《威风堂堂进行曲》肯定得用啊。”大家推荐的曲目,赵麟当然要考虑在内,但他也要额外找一些起到调剂作用的作品。“音乐不能全都是行进式速度,我做过实验,如果一个人在一种音乐的状态下,连续听不到10分钟就会疲惫,所以我用了大量三拍子圆舞曲,这是由《溜冰圆舞曲》想到的。在这个作品的影响下,我又重新搭建了一个结构。让大家觉得既热烈,又不觉得烦躁。”

在此基础上,赵麟挑选了从巴洛克时期到古典时期的18部古典音乐作品,如维瓦尔第的《四季》、埃尔加的《威风堂堂进行曲》、威尔第的《饮酒歌》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再加上中国队入场时的《歌唱祖国》,组成了运动员入场式的全部背景音乐。

“这些世界名曲并非原封不动拿来,它们只是素材,需要重新编配,既要符合运动员入场的行进状态和热烈的氛围,又要让大家听起来熟悉且充满新鲜感。这中间还有很多道工序。”在赵麟看来,音乐创作有三度创作,一度创作是创作本身,二度创作是录音,三度创作是缩混。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赵麟邀请了11位青年作曲家对这些曲目重新编曲,还邀请到了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演奏,并在国家大剧院录音棚完成录制,“在每一个创作环节,我们都想达到最好的效果”。

由于开幕式的各个环节都处于不断变动中,甚至赵麟是在开幕式当天才拿到运动队的出场顺序,所以此前入场式的音乐排练一直都是盲排。为了不在现场行进过程中有任何误差,赵麟和团队将18首世界名曲循环播放,直到中国队入场,响起振奋人心的《歌唱祖国》。

为了保证开幕式的音乐质量,赵麟此次运用PK制,而非邀请的方式筛选作曲家,“每一段音乐我们都会邀请5位以上的作曲家同时创作。”为了激发作曲家的创作热情,赵麟都是单独和作曲家沟通,让他们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表达。“有一些音乐是两个方案同时进行,包括到排练的时候,两版轮流放找感觉。”

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赵麟对作曲家们的要求异常严苛,“我们的谱面必须是非常正规的,任何的表情记号、演奏法记号、力度记号必须标清楚,我是按作品来要求大家的。”而在录音棚里,赵麟也不停地“挑毛病”,以至于大家都调侃说,录音是“大型改题社死现场”。调侃归调侃,为了能让音乐创作更加完美,大家都不分昼夜地忙。赵麟透露,此次参与开幕式的作曲家大部分为80后,也不乏90后。“我在里面都算是老大哥了。祖国强大,才给了我们年轻人这么好的平台和表达的机会。”

虽然冬奥开幕式分为不同板块,由若干音乐组成,但赵麟将整个开幕式音乐看成一部完整的作品,“整个开幕式在音乐上是有结构感的,是有素材的,抓住一个素材我们就不会扔,这个素材就是雪花。其实雪花从开始的雪花构建的舞蹈,一直到雪花的主题,再到最后的点火,音乐是有连续性的。所以大型活动上,我们的音乐是可以有结构的,它更倾向于一个完整的作品。”

与2008年奥运会渴望向世界展示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不同,赵麟认为,如今的北京冬奥开幕式更有这份自信去娓娓道来,去述说中国的精神内涵。在赵麟看来,冬奥会开幕式的音乐设计中,中国文化、中国精神无处不在。“《立春》是一个非常中国的音乐表达,其中用了民乐,而且是江南丝竹的表现方式。而开幕式也有特别现代的,比如非常现代范儿的五环展示的音乐。这其实说明我们中国的音乐包容性很强,任何一个风格、任何一种文化状态都会被包容进去,并且化成我们自己的语言去和大家交流。我们现在这一代作曲家,对待音乐、对待和世界音乐的交流上,应该有我们自己的方式。”

强大的基础研究是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基石。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加快建设科技强国。

“沙窝萝卜的生长品质与气象条件关系太大了,气象部门近年来的服务越做越准、越做越细,成为田间管理的重要依据。”郭芝振说。

在信息技术服务领域,云计算、大数据服务共实现收入同比增长16.5%,占信息技术服务收入的比重为15%,折射数字技术赋能实体产业步伐加快。

在圆桌对话环节,聚焦“大模型及通用人工智能:问题与挑战”这一主题,沈向洋、张建伟、周明分别做简短主题发言。

为促进产学研深度融合,西北工业大学动力与能源学院副研究员董素艳成立了西安流固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国产高端工业仿线

目前,我国正处于“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王亚伟建议关注强降雨、台风、强对流、高温、干旱等气象灾害及山洪、泥石流、城市内涝等次生灾害。

该船命名为“MSC NOA ARIEILA(MSC 诺亚·阿莉拉)”号,船长366米,型宽51米,型深30.2米,设计吃水14.5米。

带动更多科技工作者支持参与科普事业,将为促进全民科学素质提升、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作出更大贡献。

防沉迷系统要更有效。近年来,各平台尽管已经有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但标准不一,也并未打通。类似各管一段、标准不一的情况让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漏洞重重,让防沉迷系统的整体效果大打折扣。

“中国天眼”是全球最大且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目前“中国天眼”发现的新脉冲星数量是国际上同一时期所有其他望远镜发现脉冲星总数的3倍以上。

作为首批国家知识产权强市建设示范城市和我国知识产权大市,为保护好知识产权这一创新发展的制度基石,深圳用一系列探索让高价值专利的创造和运用为高质量发展注入了动能。

作为探索,深圳市水务局对布吉河道2019年到2021年间的100多场降雨及断面水质数据进行深度挖掘分析,形成了包含96项典型模式的历史场景模式库。

创新,是合肥的“底色”和“灵魂”。我从事的行业叫做“设备智能运维”。那时,客户对设备智能运维还很陌生,创业的艰难可想而知。

科技创新的“地基”在1969年打下。那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几经周折,最后落户合肥。从此,开启了一座城和一所高校的“双向奔赴”。

猎猎长风、漫漫黄沙;人迹罕至、寸草不生,这是昔日茫茫戈壁的固有面貌。如今,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兴起,贫瘠的荒滩沙漠一改往昔模样,正在变身绿电供给的“蓝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