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低赔无分歧的情况下常见冷门赔—-立博与威廉是1.22-1.2组合、1.28-1.29组合这二种,还有共同点就是赔付率不高 (低于95.0) 负赔分歧达到1.5以上的;

A:欧赔1.44是常见的冷门赔,正常联赛配7.0-7.5,当配低6.0-6.5时冷门的概率大增(小联赛中大比分出现的机会多) ;

B:强弱对阵主场1.53客场1.57是个必胜赔组合,正常这种情况出现冷门的场次不多而当主场明显是强弱对阵时主场确没有开出1.53而是1.5时须小心冷门,同比客场的1.5

C:1.61常是威廉必胜赔,1.67常是立博必胜赔。此类欧赔正常要注意调整欧赔的情.况,调整过程中出现1.62尤其是威廉的1.62必须看其停留时间,停的时间越长出现平的概率就越大 (欧洲杯的比赛中已验证多场) ;

D: 1.75-1.85左右赔的目前还没有总结出什么东东来,但有一点就是如立博1.75威廉1.85和初赔的比赛,调整赔总是围绕1.80左右转 (也就是调整赔意是在1.75和1.85的区间调整变化) 这种情况无冷门,是很好的胆材;

E:1.91是个特别的欧赔,初赔也好调整赔也罢,出现1.91总是让人不放心,出平的场次也不少。

强队客场2.0以上的欧赔属于最常见的赔率了,正常强强对话、弱弱相遇、弱队主场、等等多是开在2.0以上欧赔.

立博与威廉初赔与调整赔同时对配的,走势是调整的方向;立博胜负对配,调整到与威廉初赔一致方向的,则走势是威廉的高赔方向威廉胜负对配的,调整到与立博初赔一致方向的,则走立博的低赔方向

最后关注联赛本土几家公司的赔率,他们正常初赔出的迟,变化小,有一个共同点很准。多关注必有收获。

两支意甲豪门本赛季初期状态都比较低迷,但最近分别迎来三连胜和四连胜,状态复苏迹象明显,两队周中都有压力不大的欧冠比赛,综合基本面,没有明显优势方,威廉初赔:2.45 3.25 2.88,档位上两队介乎于同档和国米略高半档左右,主胜位开在2.45处于偏高位,主胜信心不足,搭配体系内中庸位的平和负,后市来到客胜明显,现为:3 3.25 2.38,客胜位拉低坚决,看好国米不败,首选平局。

今天我带来的是关于国彩方面的小技巧,希望老妖写的东西能给兄弟们带来益处,再次感谢兄弟们的支持!!!遵守法律购买体彩仅供参考请勿沉迷!!!

欧赔和凯利指数都是足球竞彩中常用的指标,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来帮助你做出更明智的投注决策。

欧赔指的是欧洲公司给出的赔率,它们是基于市场需求和公司内部分析得出的。欧赔可以反映一支球队的实力水平和市场认知度。如果一支球队的欧赔赔率较低,说明市场对这支球队的胜率比较高;如果欧赔赔率较高,说明市场对这支球队的胜率比较低。因此,欧赔可以帮助你更好地了解市场对比赛结果的预期,并根据这些信息做出投注决策。

凯利指数是一种用来计算投注赔率的公式,它可以帮助你确定你应该在每个投注中下注多少钱,以最大限度地提高你的利润。如果凯利指数大于1,这意味着这个投注是有价值的,你应该下注;如果凯利指数小于1,则表示这个投注是不值得的,你应该避免下注。

总的来说,欧赔和凯利指数可以作为足球竞彩投注中的参考指标,但是它们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因此,还需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如球队的阵容、状态、比赛赛制、场地等等,才能做出更准确的投注决策。

总体来说通过足彩来实现长期稳定的挣钱的绝对可行的,需要你长期的实践累计,所以忘记你对这个行业的彷徨和怀疑,放手大胆的去干就对了!为了表示对你的鼓励,上传了几张我的足彩中奖单子。

根据《彩票管理条例》,彩票资金由彩票奖金、彩票发行费和彩票公益金组成。体育彩票的公益金提取比例约为35%。彩票奖金比例(即返奖率)方面,体彩根据玩法不同,返奖率也不尽相同,最高达到73%,最低为50%。

根据中国体彩官网中,中国足彩单场竞彩比分游戏规则中规定:单场比分游戏按销售总额的73%、9%和18%分别计提彩票奖金、彩票发行费和彩票公益金,72%为当期奖金,1%为调节基金。

根据这个规定,咱们都不用算概率上的问题,就假设这一期竞彩全国只有你一个人买,且买了100元,且你都猜对了。这其中就会有18元会进入公益金中,9元作为发行费,也就是所谓的发行成本,只有剩下的73元作为奖金。而这73元中,有一元还要作为调节基金使用,所以你只能得到72元回报。

当然,这只是个假设,这个假设也不可能成立,只是可以大体上这么理解。之所以能看到有人赚钱了,这个前提是别人没赚钱。也就是你赚的钱,是别人买彩票的钱。

凯利指数要看威廉希尔和竞彩的。竞彩的一般不会出凯利指数最大最小的二个,威廉希尔不会出最大的一个,0.94也一定要注意。

关键点你研究这个后能不能把命中率维持到60%+,只要亚盘命中率可以研究到维持60%+,不管你研究欧赔亚赔、凯利必发。就如不管白猫黑猫,抓的到老鼠的都是好猫,一样的道理。

全世界在研究这玩意的不计其数,最后能冲出来的又有几个,没冲出来的基本就在浪费时间,至于让人指点,说实在的还是省省吧,皮毛或许会透露给你们,核心怎么可能会给出来?能给你们看的价值能值多少?价值高的又怎么可能会给出来,你说是吧?说直白一点,能给你一个正确思路,就已经很不错了,就拿你来说,你说你研究了半年的凯利指数,你的研究成果会无偿公开吗?不管这个价值是高是低,你都不会公开,真的公开的,个人觉得十有八九也是没用的。

有啥用?一个彩票根本就无需那么复杂!分析比赛重要的是你对基本面的解析能力,机构依据什么给两队开出指数,因为机构比我们更了解球队,自己要会看数据,比如,通过分析得出结论,两队真实的实力为半个球,但机构开平/半,你就明白其用意,其实每场赛事都有盘差,就看你对基本面悟性。

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努力的自己,每一个你讨厌的现在,都有一个不够努力的曾经,你尽力了,才有资格说自己的运气不好。

写文章前我必须要声明一点,能够写出这么多理论,并不能代表本人就已经达到了什么登峰造极的境界,更不能就此获取所谓的什么高人称号,在博大精深的足彩领域没有谁会有资格贵为人师,这里的水太深了,只有在这里遨游过得人才会更深切的体会到“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深刻道理。为此我不曾收过任何徒弟,一个买2串1不止后恨不得把裁判和球员千刀万剐的师傅,教出来的学生会是什么样的呢?在任何一个浩瀚无边的专业领域里,每个人都需要不断的学习和补充自己,尤其是足彩世界,这是一个缺乏定数和认为随机性所主导的财富江湖,只有基于抛砖引玉、交流共促的出发点才能提高并带动更多人的研发热情,而好为人师的做法是断不可取的,在高深莫测的赔率和盘口面前只有一个法则:再高的手,也摸不到天!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假如你是一个厨子,某天皇上召见你,让你做菜。给了你各种食材,任凭其煎炒烹炸,清蒸水煮,醋溜凉拌……你穷尽毕生厨艺做出来几道菜呈上。皇上只一句:不对,这不是我想吃的味儿。咔擦,就把你杀头了。你说这冤不冤,去哪里说理去?你说味儿不对,怎么就不对了?我这醋溜小白菜多鲜多嫩,我这刀工神乎其神,我这火候掌握的也是炉火纯青……能么就味儿不对了?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对。对不起,不对就是不对,不对就要杀头,不给你讲道理,做不出来我想要的味儿就得死。

当然欧赔不至于这么夸张,不至于杀头,大不了黑单,但黑久了,那滋味也不比杀头强多少。于是有追求有想法的朋友就要思考了,我到底哪里错了?

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给自己找个师傅。师傅是什么概念?就是哪个可以告诉你你哪里错了,怎么才对的人。人生中不求别人告诉我怎么才对,有个人能告诉我哪里错了那该有多好。人生但求无咎。子曰,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其实百分之八十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的,都是基本面看错了。剩下的百分之十九大概是广实量化不太好,做好这两点,你就超过99%的人了。然后才去考虑剩下1%的事。

基本面是个庞大且复杂的问题,与聪明和智商无关,只与时间和努力相关。但凡基本面分析一针见血者,无一不是长久浸淫此道者,也就是我们口中说的大师。基本面相关的东西很多,战意,伤停,往绩,近况,主客场,体能,场地,天气……各个因素相互交织,错综复杂。每个因素权重有多大?综合起来当何解?能一句话说出来的才是真大师。纵然大师,也不能尽数知悉,玩家再强大,在主任面前,也只是小学生罢了。想要通吃所有基本面,基本不可能也没那么必要,太耗费精力了,事倍功半,得不偿失。众人当有所取舍。

看初盘也好,看变盘也好,看欧赔也好,看亚盘也好……切勿有门户之见。主任面对的不只是一类人,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有那美克星人也有赛亚人。。。初盘骗不了你们,变盘继续骗;欧赔赚的少了,那就亚盘多赚点。眼界不能窄了,眼界窄了,看东西就像盲人摸象了。百花齐放的目的就是碰撞交流,取人之长,补己之短。

信仰这个东西是什么呢?说不清楚。就像玄奘西天取经,真实的历程自然不是西游记那般,处处有神迹,看神通(凡人十分着迷于神通,然而神通不过是虚妄的东西,神通不敌业力)。所以在取经的途中支撑玄奘抛弃富贵脖子,不惜九死一生也要达到终点取得真经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想不通,大概这就是信仰吧。信仰不是有人告诉你这么做可以怎样怎样,而是你通过自己的理解,认定其可以怎样怎样。话又说回来,我等凡夫俗子,又有几个有信仰的,纵然有,能有多虔诚。欧赔,各位扪心自问,算得上信仰吗?你又愿为之付出怎样的努力。我能说的便是,欧赔不会辜负你。

也许每个人都有个成熟的历程。少年时,飞扬跋扈为谁雄,但愁不能让天下人知道我,喜欢张扬。后来,踏实了,事故了,更追求结果,便又有些处处遮掩,机关算尽,但怕别人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再后来你会发现,你不用把自己的东西捂的那么严实,你就算白给人,人还不一定瞧得上呢,哈哈哈。我很喜欢说的一个词是修行,各人有各人的修行。修行就像尿尿,我可以告诉你哪里用力,注意不要尿脚上,尿完了记得抖一抖……但是我不能替你尿。当然你也不一定信我,所以你大可以试试站着躺着蹲着趴着……各种姿势试过了才知道怎样好。还是谈因果,有果必有因,有因不一定有果,还得有助缘才行。旁人说的再多,也就是个助缘,善缘恶缘且不知呢。想要有所得,关键得看自己的修为。看看胡亥和杨广,继承了多大的家业,没几年就败光了,修为不够啊。

探索未知的过程总是由表及里的,我们总是先总结出经验来了,才能探究出原理。装逼点说什么呢?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欧核说白了就是东方经验学,欧赔学习者的精算梦在下看来,只是源自内心的那种欲知其所以然的冲动罢了。不探究其对错,不探究其境界,只说效果,知其所以然的不一定就比知其然的强多少。这就像匠人和科学家,匠人的手艺是祖传的,匠人并不知道什么原理,只知道老祖宗代代相传,就得这么做。科学家知道匠人手艺背后的原理,却并不一定比匠人做的好。所以我觉得还是务实些好。

朝鲜战争,越战,阿富汗战争,美军都失败了。。。个人认为就输在道义上。战争,不管是谁的意志在命令,终归是士兵去执行,万千士兵的意志终将决定战争的走向。一切侵略战争都是非人道的,天心即民心,不得民心定不合天道,必败。足彩是频率极高的博弈行为,博的是心态,足彩有周期吗?一天?一周?一月?一年?个人认为没有周期,一年的盈利也可能倾刻之间毁于心乱。所以终归博的是心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如止水。

你面对的是一个做了大量功课和充分准备的九重天高手,稍有疏忽,便是全军覆没。对对手的不尊重是傲慢无礼的行为,秒盘是懒惰的行为。才子毁于傲,庸人毁于懒。

四大分布是基础,了解了四大分布就能囫囵看个上下盘了。想精确赛果,四大分布远远不够,这都是后期要总结的东西(吐槽一下,总结这些东西真的超级枯燥无聊,我一下午复盘了十几场比赛就受不了了)。分布就是不同类型的三项拉力的归纳,如此分类是为了总结操盘手法。最近总有初学的朋友问我关于分布的问题,我的建议是,一个一个来。贪多嚼不烂,不如先把一种分布吃透,再去搞其他的,四处出击很容易就把那份豪情万丈的信心给抹杀了,因为分布种类太多了。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金圣叹肯定没起过痘痘,不然何以他的《不亦快哉三十三则》没有挤痘痘?所以他定然不知挤痘痘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儿。我加一则,春暖沐浴后,晒着太阳挤痘痘,不亦快哉。哈哈哈,淡扯完了,说正事。最近认识一个初学欧赔的朋友,每天都会问我很多问题,每每我都叫他复盘,今天说说复盘。其实欧赔无非是个蒙,复盘无非就是对答案。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怎么蒙的,是有理有据,逻辑清晰的蒙还是掷硬币抓阄?是有条理的去对答案,还是生搬硬套?诚然复盘是一件痛苦无比的事儿,极为耗费精力,我一天最多复盘20场便受不了了。但是提高正在复盘,别人给你说的再多,你也不敢拿别人的方法去梭哈,自己得来的经验,自己用起来才安心。总而言之,再加一则,复盘有所得,不亦快哉。

世间种种,门槛低的必然竞争激烈,门槛又低看着又挣钱的必然有坑,凡易学者必然难精。足彩把上述所说都占全了,门槛很低,贩夫走卒闲暇之余皆可玩玩儿,理由很正当,小赌怡情嘛,笑。易学吗?易学,看一遍《欧赔核心思维》,韬拉阻诱,高低上下的都也能来那么几句。只是想要精通,想要捞金就难喽,嘴上说着小赌怡情,背地小贷高炮卖房卖车,……韬拉阻诱看似认真无比,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啥。投资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职业之一,不巧的是足彩又是风险最大的投资行业之一,难上加难,想从这个行业稳定获利,可没那么简单(嘴上说小赌怡情的当我没说)。

今天聊聊欧赔的体系,前几年美国出了新一代大驱,记得不错的线,此船的设计讲究一个模块化,在我看来,欧赔也是一个模块化的系统。基本面是一块,广实又是一块,水位是一块,三大块。三大块涉及的知识面很广,基本面涉及心理学,微观经济学等;广实涉及高等数学,统计学等;赔率涉及高等数学,经济学,哲学等。每一场比赛,无论多么受瞩目或者多么不起眼,其中都要包含这么多的信息,用随便玩玩儿的态度和庄家斗,必死无疑。一个人想要在足彩业有所得,必然要有自己的体系,这个体系的建立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学识,需要灵感,需要努力,需要推倒建立不断循环……常听很多人谈体系,大都不实,只是略知一二罢了。

楼主研究欧赔不久,说体系,也是勉强有个框架撑着,以房子类比的话,大概就是毛坯房吧,哈哈。我虽不知自己的体系究竟有多对,但我知道很多人的体系有多错。对于学欧赔的朋友,我的建议就是,不要过早实战,从喧嚣混乱的比赛中走出来,好好的去研究理论,研究模块,研究体系吧。

这三个人很有意思,不止是他们的成就,更因为他们的特点代表了三种类型的人:空想家,方法论者,实干家。先说特斯拉,他是个方法论者,做事很有条理,他会先去观察思考,然后得出来灵感,去缩小需要实践的范围,然后再去实际验证。他的一生之敌爱迪生则不同,属于能动手不BB类型,就像发明电灯一般,他不会去系统思考哪个类型的材料会更好,而是把地球所有的材料都拿来,劳资试一遍就知道了。爱因斯坦又是不同的,他一生最伟大的成就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都是想出来的,没错,想出来的,边弹琴边想,就那么想出来了。特斯拉的一生十分传奇,成就十分突出,以至于让我们会产生他是不是一个穿越者的疑问。不过可惜的是,疑似穿越者特斯拉被他口中只会空想的爱因斯坦和只会蛮干的爱迪生狠狠压制,就像是穿越者王莽遇到了位面之子刘秀。因为他遇到了那个时代最强的空想家和最强的实干家。

但是现实社会,不是神仙打架,我们也没有爱因斯坦一般的天纵奇才和爱迪生一般的雄厚财力。比较而言,特斯拉的行事方式更加适合我们。如夫子所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欧赔体系的建立绝非易事,就像是在一片黑暗中前行的人要找出一条到达终点的路,而这条路又有无数分叉口,我们不可能像爱因斯坦那样自带灯光,一眼看清所有的岔口应该怎么走,又或者像爱迪生一样财力雄厚,把所有错路走一遍,总会找到正确的路。

所以我们要学特斯拉,大量的积累――灵感迸发――大数据量的验证。这才是可行之路。那问题来了,如何才能判断哪条路是正确的路,怎样的体系是正确的体系?一个字“道”,道是宇宙的体系,放之四海而皆准。什么时候你建立的体系能够放之四海而皆准,体系内部能够相辅相成,有清晰的逻辑和架构,有充分必要的理由,那就可以了。一个字,难。

一场比赛的操盘,真的像艺术一样曼妙,标盘、亚盘、大小盘相辅相成,丝丝入扣。内含大道,包罗万象,盘看百遍,其义自见。

足彩分析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没有谁有必杀技,也没有谁能一直赢,关键是心态,虽然我不是高手 但是我感觉在足彩这方面 我应该比大部分人都有资格说几句,之前在店里跟单的几个朋友,现在也成了我很要好的朋友,他们一致的认为,我的理论不敢说是什么必杀技一类的秘籍,但是能让人走不少弯路。大家对我有如此高的评价,我也是深感欣慰。因为我写文章的动机就是在饱受了太多的悲喜交加后所产生的,也许这其中的辛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当年还是有点用的,特别是威廉希尔的欧赔,简直是风向标,结合联赛所在国的赔率,特别是临盘时候的赔率,越接近比赛,数据越准,胜率贼高,有冷门的比赛那个赔率降的,靠着这一点买过不少冷门,也赚了不少,任九经常中,14场也中过几场

强队不强弱队不弱,啥离谱结果都能出,就我了解的,最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亏钱了,公众号有个7成胜率都算高手中的高手了

有点用,最有用的就是看身边跟网络上大多数人买什么,大热必死是有道理的,没有固定常态化的东西,其他的可以交流探讨

如果你是菠菜公司或你是体育彩票中心就有用!因为你都希望彩民韭菜精通这些数理知识而忽略比赛双方的不确定因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